<ul id="j7hem8"></ul>
  • <dfn id="sh4z82"></dfn><noframes id="sh4z82">
    • <select id="yirqza"><noscript id="yirqza"></noscript><table id="yirqza"></table><tt id="yirqza"></tt></select>
      菜單/MENU

      2019-12-30
      在水一方俄羅斯冰雪奇緣(一)—— 我們來了!

       世界那麽大!不要我想!去看看!

      說好的俄羅斯之旅在年前終于開始了,想想一周之後,我們的眼界版圖將點亮俄羅斯的名字,既興奮又期待。

       

       

      旅行團風塵仆仆,行李滿滿當當,一路直奔空港。在27號淩晨,一架載著在水一方旅遊觀光團的尊貴客機帶著它的使命,按下了這一季旅遊大賞的快門。

       


      橫跨大半個亞歐大陸,從深圳輾轉聖彼得堡,再到俄國首府莫斯科高空下,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爲我們一路延伸。

       


      翻越帕米爾高原,邂逅裏海和伏爾加河,最終將目光鎖定在這個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俄羅斯。

      劃破天際線的秘密,掀開夜幕直至黎明,五個時區以外的世界睡眼惺忪,恨不得用一場浪漫的冰雪邂逅填滿夢境。

      披星戴月之間,艾莎航空的客機降落俄羅斯的大地。一種不可名狀的異國風情撲面而來,刺骨的寒意盛情難卻,這大約就是未來幾天的常態。

       


      越靠近北極圈的地方,晝短夜長的現象越明顯。明明已是上班時間,天卻依然蒙蒙亮,仿佛舍不得昨夜的浪漫。

       


      迎接我們的是莫斯科多情的小雪,據說是這個暖冬難得一見的美景因爲今年的莫斯科,還沒有嚴格意義上真正的下雪,而在往年,最遲十月末就該是雪的天地。

       


      近幾天的天氣預報顯示,將會有雨雪天氣,在聖誕節後新年來臨之際,爲這座曆史韻味十足的城市披上銀裝素衣。

       

       

      當然,對于我們這些中國南方的外國朋友,是既期待又敬畏的心情畢竟都穿成這樣了。

      機場外停留時間稍久,半個小時大巴車才姗姗來遲。導遊告訴我們,莫斯科有“堵城”之稱,這已算是幸運的等待。

       


      由于前面旅途的疲困,第一天我們的正式行程也比較簡單。導遊爲我們選擇了離吃飯和入住地點比較近的景觀,但也是比較有代表性的麻雀山莫斯科國立大學校區。

       


      麻雀山頂極目遠眺,望不盡繁華與典雅,巍巍白桦,袅袅浮雲,熠熠燈火,在現代與古典中演繹著莫斯科的前世今生,有曆史的厚重感,有蒼生的寫實感,都在闌珊之際拓印出它應有的輪廓。


      莫斯科國立大學莊嚴肅穆地聳立著,作爲莫斯科七座斯大林式建築之一,其大底座高尖頂的特色分外醒目,在夜幕和燈光的輝映下撐起了氣勢,展現出最高學府的極度自信。


      晚飯相當有俄國特色,四大金剛土豆、蘿蔔、洋蔥和圓白菜悉數登場,至于味道嘛,也許這是中國胃在異國入鄉隨俗的考驗吧。

       

       

      下榻處的賓館靜谧安甯,仿佛訴說著莫斯科郊外的夜晚故事舟車勞頓的我們在路上二十幾個小時後,終于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未完待續,明天更精彩)


      推薦閱讀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